当前位置:主页 > 黑龙江旅游 >

至尊二戒:异牟寻,柳暗花明归去来

来源:星海花树旅游网   日期:2018-12-02

与唐修好是阁罗凤的夙愿,可以说,临死他也没有忘记这件事。可是,愿望的达成却漫长而艰辛。

这个过程一波三折,充满戏剧性,也充满传奇性,更充满了风险和跌宕。

阁罗凤活着时,修好的机会并不成熟,也不现实。此时,唐朝正处于内乱中。烽烟四起,千里中原,鼙鼓交加,安禄山和史思明的叛乱如同野火,这儿灭掉,那儿燃起,腾腾一片。此时,吐蕃赞普乘着大唐内乱,带着高原健儿,奋兵直击,开疆拓土,占去大唐大片土地,用唐朝名相李泌的话说:“吐蕃幸国之灾,陷河、陇数千里之地。”阁罗凤投靠吐蕃,一方面有借得大树好乘凉的想法,倚靠其实力和唐朝叫板,一点也不用担心吃亏;另外一方面,就当时形势,他也不敢背叛吐蕃:再次,大唐明显的已经落霞漫天,如乐游原上的一轮夕阳,摇摇欲坠,自顾不暇,更顾不得大理。

政治就是如此冷酷,貌似自私,但谁也怪不得谁。

可是。到了德宗时期,唐朝形势,又突然一变。

首先,经过长期战争的锻炼,唐朝的军队,再也不是安史之乱初起时的豆渣兵了,再也不是“素不习战”的军队了,多年沙场金戈铁马的锻打与锤炼,已有太宗时的兵锋无敌的态势;其次,德宗朝的将军。百战余生,无论实战经验,还是胸中谋略,都不同于玄宗时期,有一群出类拔萃者,如李晟、马燧、浑城等,就是其中的不败名将,吐蕃极为忌惮,以至于吐蕃赞普认为,“唐之良将,李晟、马燧、浑城”。而朝廷宰相李泌,更是入可治国,出可运筹帷幄的人物,连史家也不吝溢美之词:“邺侯(李泌)经邦纬俗之谟,立言垂世之誉,独善兼济之略。”

对大理和吐蕃来说,此时更形成咄咄逼人之势的是,时镇蜀地的剑南西川节度使,已不再如过去的鲜于仲通那般无能了,是唐朝历代剑南西川节度使中最为得力的一位,即“懿文经武,保合昌运,左右德宗,格於皇天”的韦皋。

大唐,已经昂首阔步,走向中兴。

此时,南诏王阁罗凤已经离世,新的南诏王是他的孙子异牟寻。

1

阁罗凤死后,按照父死子继的制度,南诏王位应当交给他的儿子凤伽异的。凤伽异是南诏历史上很英武的人物。文采武功,堪稱一流。他十岁的时候,进入长安,因为应答清朗,语言得体,很得玄宗赏识。“授鸿胪少卿,因册袭次,又加授上卿,兼阳州刺史,都知兵马大将”。在阁罗凤和大唐三次决战中,凤伽异更是身先士卒,独领一军,取得战斗胜利。后来,阁罗凤3L"命长男凤伽异于昆川置拓东城,居二诏,佐镇抚。于是威慑步头,恩收曲靖,颁诏所及,翕然俯从”。他不只是武事出众,文采也很不错,在大败唐军后,吟诗一首道:“天径云开马蹄扬,旌风卷虹霓。角号海螺,声震古道。铎鞘金鞍少年郎,盔插山茶独一朵”写出他大胜之后,一派潇洒自如的样子。

可是,他却英年早逝。

于是继承者就成了凤伽异的儿子,也就是异牟寻。异牟寻也十分突出,“颇知书,有才智,善抚其众”。当然,这个“颇知书”是唐人的看法,估计让异牟寻写诗,和李白杜甫相比,远远不如,但统治者更关注的是政治才能。

异牟寻登基时。大概并没有将唐朝放在眼里。他不再提“我自古及今,为汉不侵不叛之臣”的话了。当时的大唐和开元年间相比,远远不如,并且当时的异牟寻还有战斗力超强的吐蕃撑腰。吐蕃的战斗力。连唐人都不得不唉声叹气地承认,“西戎之地,吐蕃为强。蚕食邻国,鹰扬汉疆”。吐蕃人有快速机动部队,快马长槊,来去如闪电,一寸寸蚕食着大唐的领土,让大唐元首寝食难安。

异牟寻依靠这样的霸主,还怕什么唐朝?

于是,在大历十四年,也就是779年,当吐蕃赞普送来鸡毛信,约异牟寻一起去唐朝领土内转转,来一次逍遥游的时候,异牟寻毫不犹豫,很高兴地答应了,可以!“悉众二十万入寇,与吐蕃并力”,旗帜招展,金戈映日。

吐蕃每次联兵,自己担任总司令,抱着大印,却不冲锋陷阵,而是带着自己的人马在后面看风景,“必以蛮为前锋”,以南诏军队打冲锋。这样做,在吐蕃认为,是很划算的买卖,只赔不赚。异牟寻如此痛快地答应,带着自己的子弟兵跑在前面,也有他自己的算盘。他认为,冲在前面,南诏士兵不但不吃亏,还会获得丰厚的利润:首先,唐军不堪一击,三次进军以惨败而终,以至于“白日晦景,红尘翳天,流血成川,积尸壅水”。其次,也可以趁机在吐蕃人眼前狠狠露一手。让他们看看,南诏健儿,独立至今,仍慷慨激昂,宝刀不老,筋骨仍强。

因此。在进行战斗动员的时候,异牟寻和阁罗凤当年的战斗口号大相径庭。阁罗凤当年面对强敌压境,骑在马上,奔驰在南诏健儿军前,红着眼圈悲壮地大吼:“自可齐心戮力,致命全人,安得知难不防,坐招顿政。”意思是,我们起来反抗,是因为被逼,因为走途无路才这样的,不反抗只会等着挨刀。

异牟寻却不是,他召集队伍,挥舞长剑,骑着马跑到队伍前面,动员道:“为我取蜀为东府,工伎悉送逻娑城,岁赋一缣。”鼓励士兵替自己攻下成都,自己已经相好那儿的地形了,想用它做自己的东都,自己要去看看,天府之国究竟如何。有一技之长的工匠得给抓回来,带回逻娑城,到时,每年赏给士兵们一匹绸缎。做为酬劳。

说完,他一鞭马,指挥进军。

当时南诏进军的路线,分两路而来。可是,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一次南诏历史上最大的失败,正在悄悄地等着他。

2

异牟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麾下士兵的战斗力,已经远远低于阁罗凤时代的。阁罗凤当时出兵,是出于无奈。是一支保家卫士的正义之师,最终大败唐军,让其片甲不留。阁罗凤之兵名哀兵,古人言,哀兵必胜。可是,异牟寻这次出兵是骄兵,骄兵必败,也是兵法常识。

异牟寻之败,在出兵时。就几乎已成定局。他这次出兵属于侵略,说白了是一次乘火打劫,而且,他想劫掠的目的,在他的动员令中,已经暴露无遗。这明显是为了他自己个人的私欲,而不是南诏受到了唐朝威胁。因此,士兵们不可能有过去那种战斗力。以及决死之心。相反,唐朝的士兵,这次是哀兵,是抗暴,是卫国。另外,他出兵前,根本没有研究唐朝的情况,换言之,他对国际形势没有做一个充分了解。就盲目进军。他想进攻蜀地,甚至连蜀地统帅的特点,以及擅长都没有弄清。他的这次出兵,反倒和当年唐朝出兵攻打南诏很有些相似了:时势相异,攻守异变,历史玩了一个大逆转。

最主要的是,为了对付异牟寻,唐朝已经派出唐中期著名大将,和郭子仪前后辉映的李晟,暗暗做好了准备。李晟,放在中国名将史中,无论和谁相比,都毫不逊色,都气冲斗牛。他冲上战场,可以亮剑厮杀,骁勇无敌,是一员前锋猛将;他做为统帅,又计谋高超,让人难以预测。年轻时,在攻打吐蕃的一座城隘时,唐军死伤累累,难以攻下。当时率领三军的,是唐朝名将王忠嗣,他非常生气。这时,一个年轻的军士冲出来,抽弓搭箭,嗖的一箭,将守城将军射死,城隘不攻而破。王忠嗣见了,满脸微笑,高兴地拍着他的背说:“此万人敌也!”这人就是李晟。他从此跟着王忠嗣,冲锋在抗击吐蕃一线战场上,屡建奇功,由战场一兵一直做到神策军都将,统帅着元首的卫戍部队,完成从士兵到将军的华丽转身。后来,他还率领士兵剿灭叛军,收复长安,为统一大唐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因此,谈到他,唐末诗人皮日休赞颂:“吾爱李太尉,崛起定中原。骁雄十万兵,四面围国门。一战取王畿,一叱散妖氛。乘舆既反正,凶竖争亡魂。巍巍柱天功,荡荡盖世勋。仁于曹孟德,勇过霍将军。”皮日休在诗歌里,总结了李晟的功勋,安邦定国,覆灭叛军,收复国都,底定山河,将他和霍去病、曹操相提并论,说他兼具二人的长处。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异牟寻不知道这些,他带着二十万南诏健儿,点燃烽火,高举狼烟,以至于蜀地百姓“人率走山”,纷纷逃亡,躲进山里。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样的顺利,是李晟的诱敌深入的计谋。此时,李晟为统帅,已经“发禁卫及幽州军以援东川,与山南兵合”。军队不多,但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是唐军的无敌刀锋。尤其神策军,本就是从天下劲旅中选拔出来的,属于铁血健儿,用来保卫京城,保护元首安全的。这次,看来唐德宗也希望通过一战解决云南问题,因此下足了血本。极品将军,带着极品士兵,几乎带着偷袭性质。去攻打一支骄兵,不打则已,打则必胜。按照《资治通鉴》记载,李晟带着几千兵士,大败南诏军队,并且发扬了“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胜利之后,毫不歇息,一口气将南诏军赶到大渡河边,南诏士兵纷纷落水,或坠落山崖,伤亡人数高达十余万。司马光距李晟时代,已经过去了二百多年,不可能亲闻此事。所叙事实很可能是根据《新唐书·李晟傳》而来。《新唐书·李晟传》的叙述,要比《资治通鉴》简略得多,寥寥几十字道,“诏晟将神策兵救之。逾漏天,拔飞越等三城,绝大渡,斩虏千级,虏遁去”。书中并未如《资治通鉴》那般细致,也未具体书写两军对阵厮杀的情节。而且,由《新唐书》隐约可见,此次战神出手,用的不是正规战,而是奇兵。否则,用几千人,以两军对阵的方式大败二十万南诏精锐,并损其十万,太过于传奇了,即使如李晟那般的名将,也是不可能的。

纵观李晟用兵,善用奇兵,并非一味蛮来。根据《新唐书·李晟传》记载,笔者个人认为,这次李晟可能运用了闪电战。他带着京城卫戍部队,集结于蜀地,按兵不动。等到异牟寻攻入蜀地后,他让部分部队正面防守,以牵制南诏军。自己则带着精锐。绕过异牟寻的主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过一座名为漏天的险关,马不停蹄,快速攻下南诏的三座城,直插到大渡河边。也就是说,李晟根本就没打算和异牟寻硬碰硬,他采取了迂回包抄战术。一旦兵临大渡河,就预示着这次包抄战已经成功,胜利在望了。此时,南诏军得知消息,一定会军心大乱。急速回军的。唐军以逸待劳,而南诏军因家园告急致人心惶惶,如果南诏军队不回军,也是不可能的。二十万南诏军出境,国内已无重兵防守,唐军渡过大渡河,如入无人之境,很快会攻陷其都城太和城的。

异牟寻得知军情,长剑一挥,喊声回军,南诏大军,仓皇而归。唐军守军乘势追赶。异牟寻前有埋伏后又追兵,再加以云南山高地险,路陡崖深。当年,唐军进攻云南,三次大战都几乎只轮不返,很大程度,就是吃了山川悬崖的亏,现在,这些也成了魔鬼的咒语,降临到南诏士兵的头上,绊住他们的马蹄。南诏军队气喘吁吁,一路冲杀,一路奔逃,一路攀高走低,或落在江水里,或滚下山崖,其状惨不忍睹。最终,异牟寻艰难曲折地逃回首都。清点自己带去的南诏健儿,“悉众二十万人寇”,竟然损失一半士兵。战争中,唐军所击杀的南诏士兵并不多,《新唐书》记载,“斩首六千级,禽生捕伤甚众”。最要命的是山崖江水的杀伤力。以至于“颠踣压峭且十万”,有的书上说八九万,大致相当。后世史家认为,唐人有大吹法螺的嫌疑,为自己的脸上贴金,可是,从后来的事态发展来看,这个记叙是没有什么水分的。很可能是真实的,甚至还超过了唐史记载的数字。

总之,异牟寻有些“伤不起”。这次失败,直接影响着后来南诏,甚至影响着历史的走向。

3

南诏建国至时几十年,对于唐朝的战争一直处于上风。有一种战必胜、攻必取的态势。而唐朝呢,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堂堂帝国经三次战斗死伤二十多万人马,甚至患上的“恐南诏症”,以至于这次进攻蜀地。南诏出兵一路杀来,“蜀土大震”,百姓惊慌不已,四处逃窜。

大概也因为这个原因吧。抱着打则必胜的思想,异牟寻几乎将国内精锐全部带出,反正唐军已经被打怕了,只有抱着脑袋等着挨打的份了,不会有什么别的招数。何不去狠狠显示一把自己的强大力量?可是,异牟寻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李晟竟然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出击,玩了一招闪电出手,闪电穿越,闪电般横扫千里如卷席。南诏的精锐,一战几乎被消耗一半。

南诏首都太和城。经过异牟寻祖孙两代经营。已经很具规模了,这儿城墙坚固,宫殿高耸,人烟辐辏,很是繁华,用阁罗凤自己的话说,“戹塞流潦,高原为稻黍之田;疏决陂池,下隰树园林之业。易贫成富,徙有之无。家饶五亩之桑,国储九年之廪。荡秽之恩,屡沾蠢动。珍帛之恩,遍及耆年”,这儿人工水库碧波荡漾,水田如镜,园林蔽野,家家植桑,户户纺织,国库充实,自给自足。国家经常拿了东西,赏赐给上了年纪的人,让他们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而且,从唐军数次大军压境片甲不归的情形推测,这儿算得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也算险要之处了。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异牟寻是不可能嘴皮子一撇,轻易放弃这样的地方的。可是,异牟寻这次却放弃了。回到南诏,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经过反复思考决定迁都。784年,迁都史城。787年,再次迁都阳苴咩城。史书记载,“异牟寻惧,更徙苴咩城,筑袤十五里”,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心甘情愿迁都的,是战争失败后,不得已做出的选择。阳苴咩城,也逐渐演变成今天著名的文化古城大理。

  • 上一篇:文化演艺视角的重庆旅游产业融合研究
  • 下一篇:没有了
  • 星海花树旅游网 北京旅游 上海旅游 上饶旅游 黑龙江旅游 福建旅游 内蒙古旅游 江苏旅游 浙江旅游

    北京旅游,上海旅游,上饶旅游,黑龙江旅游,福建旅游,内蒙古旅游,江苏旅游,浙江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