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黑龙江旅游 >

海上钢琴师百度影音:行走宝台山

来源:星海花树旅游网   日期:2019-03-09

木莲风采世无双

在永平宝台山西面,有一主峰名为“大顶”,顺山势而下叫“二顶”,本地人称“木莲花山”。这里植被厚密、苍翠欲滴。几十座大大小小的山峰蜿蜒衔抱,紧紧簇拥着高峻清秀的主峰,形如一朵精巧别致的莲花。传说中“莲花长在高树顶”的木莲花,就生长于此峰,据说总计不下千亩。

远远望去,只见涨潮般起伏浩荡的绿海中,间或有一团团的殷红、粉红或素白,分外地明媚惹眼。在漫无边际的浓绿中,这些绚烂的花色,令人赏心悦目。真是 “云海荡波涛,一碧千万顷。莲花认作池,误生高树顶”(袁枚《赋诗一首赠木莲花》)。据一位同行朋友介绍,宝台山的木莲花,是我国境内目前所发现的第四冰期幸存下来的最为珍奇的冰期花卉之一,被植物学家誉为植物中的“活化石”,因为年代久远,这里的木莲花树普遍高达三十多米,有的甚至高达六七十米。其花色各不相同,有粉红,有朱红,有淡红。史传明代还曾有过黄、蓝、褐色的花朵,但现世已看不到了 ,只徒留一些遗憾和想象。

木莲花!佛教贝叶经说它是“优星花”是“佛种灵苗”。据考证,木莲花就是大理四景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之一的“上关花”;也是隋炀帝梦中的“朝珠花”;是世人心中一朵绝世无双的圣洁佛花!

我对木莲花的爱慕和向往,来源于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本地传说。

相传在远古时候的宝台山上,木莲和水莲是一对双胞姐妹花仙子,木莲是姐姐,水莲是妹妹。木莲含蓄内向,水莲活泼开朗。天下佛众受天帝旨意,要在两姐妹中选定一位成为佛家圣花。在众人面前,木莲腼腆迟疑,羞羞怯怯不愿脱去裹住芳容仙姿的绒毛大衣。水莲则不同,她在鸟语蛙歌中大大方方地翩翩起舞,引来蜻蜓亲睐,蝴蝶添彩,在激情中褪去了碧脆裙裳,祥和中露出了五彩天姿。落落大方的水莲得到了一片赞美,一举成了佛家圣花。而当羞怯的木莲慢慢脱去身上厚厚的裙衣时,质本高洁的天姿更让世人惊奇惊叹。但圣花早已属于仙妹水莲,成为圣花的水莲住进了瑶池仙境,遍开于平原海滨,享受佛家的赐爱。

心性淳厚的木莲含笑看着妹妹接受众生的爱抚,平静地隐入了原始深山中,坦然地去接受天地日月的孕育和厚爱。木莲虽然隐居了,但她并不孤单,也不愤世,而是安然地享受着身边有万木花草、雀鸟相伴的日子,至今仍保持着那份雅致高贵的情愫,以及不愿随波逐流的禀性。在世人的眼中,木莲虽然没有成为圣花,却成了他们心目中的神秘之花、圣洁之花,所以每年木莲花开时,远远近近的香客游人不辞辛劳迤逦而来,不仅为了拜佛,还为了一睹木莲的芳容,这已成为本地的一大奇观。

我一直喜欢这个传说,喜欢木莲仙子豁达平和、圣洁淡雅的本质,也因此很想有机会一睹木莲花的仙姿风采。可惜的是第一次来得不是时候!当时已是四月上旬,只见木莲已开始抽叶挂果,枝条的顶端,鼓胀着不知是花朵还是叶芽的苞。望着暗红色、长条形、像成熟的皂角一样的果实,闲闲地挂在青枝绿叶的枝头,我好奇惊叹,也非常遗憾错过了花期,只能尽力从同伴的口中以及从能搜集到的照片上,去想象、去描画属于一树山野木莲花的美丽传奇!

今年农历二月底,我又一次来到宝台山。此时正是木莲花竞相开放的时期,一进入山中,便有一股馨香随风飘来,沁人心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宝台山林管所大院里那一株高过房顶伸向半空的木莲,这株木莲树形高大,枝干挺拔,状若木棉,但枝条较纤细。光秃秃的枝条上,有的地方缀满刚刚鼓胀着的花骨朵,那紧实的花苞像小孩子粉嫩的拳头上戴着一只毛绒绒的小手套,让人看到就忍不住想去抚摸一下;那一朵朵淡粉色的花,有的尚未完全开放,一副娇羞稚嫩的青春模样;有的花瓣完全绽开,花瓣、色泽均与莲花极其相似,幽香淡雅,给人一种清秀端庄、高贵圣洁的感觉,仿佛真的是池塘里的荷花上了树。站在树下,远看木莲娇艳芬芳,近看木莲富贵清雅!接踵而至的游人争相拍照,到处传扬,让这美丽的宝台山木莲花,成了这个季节真正的明星。

而金光寺大门前的那四株木莲,花期好像更早一些,它们两两相对,在照壁前和寺门平行成两排。前排的两株大约一二十米高,有碗粗细,略显清瘦。离地两米左右开始分叉,树皮有些发白。枝干上披挂着翠绿、松软、轻灵若发丝的青苔。枝头不着一叶而繁花似锦,在斜风细雨的拂动中含娇吐蕊,高贵而典雅。这些花朵都如荷花般大小,朵朵合捧向天,粉红中微微泛白,颜色从上而下、由浅及深,宛若有光从花心放出;花朵洁净多姿,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置身树下,朵朵莲花佛光闪现,一派清寂。此情此景,天上人间,让人恍若隔世登仙。

据寺里的师傅介绍,金光寺山门前除了两两对植的四棵木莲,照壁的前方还栽种着一棵绒叶含笑,据说这种安排蕴藏着一个禅机:预示着佛家的五色祥瑞和众生平等。木莲花所蕴含的清净功德与清凉智慧,就这样不经意间在山门前呈现。木莲仙子的身影,似乎正隐在这花影中,用她那沉静如星辰日月般的双眸,含笑注视着穿行于宝台山、金光寺的众生万物……

站在清新淡雅,佛光闪现的木莲花树下,我深深感叹:一路的舟车劳顿,竟是如此值得!

古刹玉兰别样景

从金光寺的前门进入寺内,只见庭院清净,古木苍苍;大雄宝殿金碧辉煌、古朴典雅,高大粗壮的古木柱令人望而敬畏;明清时代遗留的部分浮雕通花门,镂刻精致、古色古香;院內香火缭绕,时有游客香客进进出出,让人心里顿生庄严肃穆之感、谨慎虔诚之情,亦不敢高声喧哗,只敢用眼睛轻轻悄悄地打量院里的各种植物。这时不经意间我看到,在院子的南边、偏殿和门殿的屋角两端各栽有一棵玉兰树,大概有2米左右高,树龄应该还不是很长,树形精廋,颇似两个刚上中学的生涩少年,腼腆而又执着地隐在房檐角下,默默努力,静待花开。给庄严肃穆的大雄宝殿,平添了一抹灵动和鲜活。

走到南边的佛光亭里坐下来,面朝金光寺大殿的方向,又会看到这两棵玉兰树,靠着殿檐角,翠亮厚实的绿叶衬着寺院的红墙黄瓦,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幅美丽的图画,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这两株玉兰看起来都是白玉兰。主持说他们把这白玉兰又叫做白木莲,我感觉冥冥中似乎和寺门前的木莲花有什么关联。门外木莲花,门内玉兰花,就好像这梵音缭绕的寺院里一对双生的姊妹花,让寺里寺外透着些新鲜、灵动又祥和的气味。

站在偏殿旁那棵玉兰树下,可以近距离地看到它多呈灰色的树皮,泛着一层滢滢的微光;顺着直立而挺拔的树干向上望,只见其枝节弯曲多姿,嫩叶的背面叶脉上长满细细的柔毛,像毛绒绒的玩具小熊一样娇憨可爱。

此时的玉兰花将谢未谢,花间已有绿叶绽放。留在树枝上的白玉兰花花朵硕大,径达12~20厘米,花瓣洁白如玉,呈倒卵形或椭圆形;基部偶有绿晕或红晕,萼片为花瓣状,很像放大了十几倍的缅桂花。只见它亭亭玉立于枝头,开出朵朵玉兰,花型直立,朵朵向上,宛若竖立的千百只玉杯,又好似水上芙蓉,争奇斗艳;又如身着洁白纱裙的少女,冰清玉洁、清芬远逸,那姿态真是异常惊艳。

我伸手摸一摸,玉兰花的花瓣比玉纯白柔软,闻一闻,玉兰花的香味比兰馥郁幽香。在这深山古寺里,洁白无瑕,幽香淡雅的玉兰花宁静地开放,无意与群芳争艳,也不惹蜂蝶狂舞,似一个安宁纯净的女子,宠辱不惊地安心于晨钟暮鼓的生活。斜依在玉兰树下,袅袅香雾中,悠悠梵音里,树上的每一朵花,每一片叶,似乎都能够渲染一份心境,一份雅致而又安静的心事……

晚饭在金光寺里吃素食,有一种小面饼吃起来外焦里嫩,风味佳美,食堂师傅介绍说是用玉兰花的鲜花瓣加入面粉后用油煎炸而成。有时候他们还会把玉兰花瓣放到小米、江米、莲籽中熬粥,食用时加点白糖,味道甜美。听得我们心里痒痒,纷纷和住持要求采一些玉兰花瓣带回家。不单是为了解馋,还因为本地有这样的说法,说是寺里带回的东西,人们吃了会沾上仙气福气,好处多多。

饭后又一次站在玉兰花树下,只见硕大的玉兰花开放在枝条间,洁白无瑕,腻滑如玉,散发着一阵阵醉人的香味。一个刚才在食堂帮忙的义工从我们身边走过,顺便还帮我们采摘了几朵玉兰花瓣。据她说寺院里经常有一些来做义工的人,定期或闲时来寺里帮几天忙,或是洒扫,或是做饭,或是做杂活,几乎一年四季都有这样一些人在忙碌着,他们认为自己这样做既是积福,也是报恩。

我突然觉得,他们就像这院里的玉兰花,是一群具有感恩之心的人,因为玉兰花的花语就是感恩。当他们在食堂里、院子里抑或是菜园里劳作时,他们也像这院子里的玉兰花一样,成了点缀这座寺庙、这个院子的一种独特的风景。那一张张友好谦卑的笑脸,在虔诚的诵经声里,就像这墙角绽放的白玉兰,使我们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安心美好。

风清绿萝洗翠时

只有来到宝台山,才能真正体会《立禅和尚语录》记载中“西云结彩风清,绿萝洗翠山间”的真实意蕴。

走进宝台山的任何一片树林间,随处只见满眼的绿色疯长,大片大片隆起的树冠,将人们的目光润泽。清风吹来,全是令人身心愉悦的植物清香,漫步其中会让人全然放松。那无边无际的青苔绿萝,那遍布山谷的参天古树,那耀人眼目的密密枝叶,全都绿得让我们的眼睛瞬时像受到洗礼一般明净舒畅起来。

山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这些树品种繁多,难于细数,很多古树有两至三人合抱粗细,高大挺拔。傲木树的树与树之间盘根错节,分不清你我,形成一道独树成林的景观;樟树树干、树枝上长着草、绿萝长和“青蛙皮”,寄生著许多有名无名的植物,整株树上所有大大小小的植物们,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和谐共生;大榕树身上的气根从两丈多高的树干上垂下来,扎到地下,三五十根粗细不等,简直成了一架巨大的竖琴;而更多的栎树樟树上长满黄绿色的苔藓,那些苔藓有的从树干上探出头来,怯生生一点一点往上爬;有的一缕一缕缠在枝条上,像是给树枝穿上了一件绒绒的毛衣;有的一条一条从树枝上挂下来,随风轻轻摇曳摆动。这些苔藓和林间地面上那些各式各样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植物一样,填充着山林间的一切空隙,放眼望去,到处绿树成荫,枝叶如盖;到处青枝绿叶,苍翠欲滴,一派共生共荣、生机勃勃的和谐景象。真是“各种树木同生共长,大树小草和谐相生”。

站在金光寺的院子里,极目远眺,一棵树一个绿浪,层层叠叠卷上去,一片一片的森林就像是一个一个立体的湖泊,山风吹过,只见碧波荡漾,绿意盎然。沿着林间小路攀援而上或顺着溪涧迤逦而下,山林里的景色全都以“绿”为底色,那漫山遍野扑面而来的“绿”,把整个宝台山包裹得严严实实。莽莽林海中,到处翻滚着绿色的波涛,草是绿的,树是绿的,水是绿的,就连林间的小路也是绿的,到处都是“草茵如流绿意满,万木峥嵘尽翠霞”的景象。

行走在野生山茶谷的林下或溪边荫地,不时会看到一株株形如蕨菜的树,这种看起来很特别的树树形美观,树冠犹如巨伞,茎苍叶秀,高大挺拔,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艺术品。这就是桫椤树,别名蛇木,当地人称“蕨蕨树”,是已经发现的唯一的木本蕨类植物,被众多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濒危植物,极其珍贵,有“活化石”之称。在约1.8亿年前,桫椤曾是地球上最繁盛的植物,与恐龙一样,同属“爬行动物”时代的两大标志。

因为桫椤没有完善的根系,很难适应变化较大的生态环境;又由于原始森林逐年被破坏,桫椤赖以生存的温暖、潮湿、荫蔽、水分充足、土层肥厚和排水良好的环境受到毁坏或消失,桫椤本身也就受到威胁或毁灭,世界上很多地方早已看不到它的身影。所以,今天我们在宝台山国家森林公园里能见到桫椤,足见这里的生态环境被保护得有多么好!

在宝台山中一路走来,我们在这些沟壑山涧里不时地会遇到木莲花、大树杜鹃、原始野山茶、白菊木等奇花异卉;看到直径1米以上、高达25米以上的杜氏木莲、楠木、华山松、云南枫杨、西南桦、元江栲等。这些古树名木根深叶茂,魏巍挺立,俨然是这些山山岭岭的主人。途中还看到树龄已有上千年的古樟树以及四百多年的古丹桂、古银杏,看到树高9.8米、根茎1.3米、周径4.09米的大茶树(孝感茶),看到老干繁枝的干香柏,卧地而生的侧叶柏(爬地柏)等。有懂一些药材知识的伙伴,时不时发出一声尖叫,指引我们看他发现的天麻、杜仲、锁阳、皮灵芝等珍贵药材。我们不由得感叹:宝台山国家森林公园,真正是西南丝绸古道上的一颗“绿色明珠”啊。

范成大在《题城山晚对轩壁》中写道:“一枕清风梦绿萝,人间情缘随处是。也知睡足当归去,不奈溪山留客何!”来到绿满山谷的清净宝台,置身于这绿意盎然的原始森林中,远离世俗的浮华,心灵的一片净土或许能瞬间在这里找到!西云结彩,风清绿萝,洗翠山间,这些天然的景致让人移不开眼,挪不动步,如此清净自然,难怪游人当归不归!

其实,不是不想走,真是山留客!

  • 上一篇:伊布拉希诺维奇:丰源行记
  • 下一篇:没有了
  • 星海花树旅游网 北京旅游 上海旅游 上饶旅游 黑龙江旅游 福建旅游 内蒙古旅游 江苏旅游 浙江旅游

    北京旅游,上海旅游,上饶旅游,黑龙江旅游,福建旅游,内蒙古旅游,江苏旅游,浙江旅游